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 > 線路資訊 > 去麗水,并不只是做閑散人

去麗水,并不只是做閑散人

  • 來源:中國臺灣網
  • 發布:2014年08月29日
  • 作者:汪婕妤/圖:阿拉旅游
  • 人氣:1106

  麗水,是一個美麗的名字。甌江水,賦予了她更多的靈氣。青山綠水的懷抱,擁吻出了姹紫嫣紅的景致。行走在她的靈魂深處,只怕這韶光賤。

曲線美人云裳衣——云和梯田

  車行一路,霧色深重,正尋思“霧里看得了梯田嗎?”,卻已在高千米的目的地。一下車就被眼前的壯闊所震撼。在山腳看到的浩茫霧嵐此時儼然成了“云海”,在風的助瀾下時而洶涌澎湃,時而涓涓涌動。而旁邊高聳的兩座山峰間,源源不斷地制造著云霧,風兒來不及推送便厚重地堆在山頭,像積在山頂的白雪。這般天宮仙境,讓觀景的我們恍恍然覺著自己是衣裙飄飄的仙子。
  云和人說,云和梯田是四季美人,“春穿花衫,夏披綠紗,秋著紅裳,冬裹銀裘”。但我覺得她更是一位溫婉柔情、曲線曼妙的女子。她一舞云織的輕紗水袖,便幻化成了云和的美。

山有多高水有多長——白銀谷

  從觀景臺下來,車至梯田半山腰,我們跟著浮云的腳步,進入了白銀谷。白銀谷,曾是明王朝開采白銀運送到云和縣衙的必經峽谷。
  正有感“山有多高,水就有多長”的老話,800年前的古村落——坑根石寨進入了眼簾。這里的石屋、石墻帶著濃重的歷史氣息,古舊得仿若穿回到明王朝的年代,特別是途徑的幾座黃泥老屋,凝重的土黃讓周遭的青山綠水也變得神秘起來。不過這是一座活著的古村,村里的老茶坊,還是經營得有聲有色。
  穿藍大褂的老人,在茶坊里唱著大鼓。我們端上一碗梯田老茶,坐在太師椅上,細細聽著來自天籟云和的音律。此行過后,對云和的印象已是描上了絢麗墨跡。坐在浮云溪畔想,或許,云和,一直會靜靜地做它的小縣城,但它已然藏下了中國最美的梯田,最仙的山水,最纏人的云霧。 

看山——隱世的南尖巖

  來時已是下午,朋友所說的云海并未見著,倒是滿目的竹海驅除了我們原初的不情不愿。“快來,凌空的!”同伴興沖沖地招呼著大家。原來這里的觀景臺,是橫出神壇峰的玻璃平臺,平臺下便是萬丈深淵。觀景臺筆直對著的下方,是由兩座青山圍合的山谷,山谷自下而上,一層一層地疊著田地。
  從玻璃平臺下來,拾級而下,到了天柱峰的一處奇景——一線天。由于風化,這一條直挺挺的空隙,從山頂貫穿到底,像是天斧鑿開的口。空隙可容一人過,從縫隙中抬頭望天,還能見到一塊大巖石卡在其中,欲墜不墜,看得驚險。
  沿著一路的小道、棧道、長廊觀山,終是體味了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”的境界。

 

看村落——石筍頭村

  從南尖巖景區繞一圈,回到了1100米的高山上,這里的石筍頭村,是名副其實的“石尖上的村子”。而村里的特產也恰好是竹筍,熱情好客的村民,會挑上一二支好筍讓你帶回。試想著這個雞犬相聞的村莊,實在千米之上的云端,在懸崖峭壁之上,著實令人有“飄飄乎如遺世獨立”之感。
  從南尖巖下山,已漸入黃昏,回望山路,只見得層層松竹,那些坐落在山頂或山谷的古村落,那些歷經風雨的土房子與其樸實憨厚的主人,那些蜿蜒的石頭階梯和斑駁的黃土墻都淹沒在層林之中。南尖巖守著清凈躲離了塵世的喧囂與污染。下山路上,遂昌的朋友還在繪聲繪色地形容南尖巖的云霧,說話間滿是得意之色。想來看在南尖巖好山好水和我們意猶未盡的份上,也便讓他得意了去。

九门点天灯APP